汽车南站说话不算数
2020-06-19 02:09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黄先生来到候车厅瞧个究竟。透过玻璃,他看到一群男女正在快班发车区挥手舞脚,吵闹不已。突然,混乱中有人动手推搡,接着似乎有人倒地,保安、警察慌忙劝阻,现场乱成一团。

“安全、快捷、舒适、方便、准时,这些要素我们直达快班目前都远远不如动车组。如果我们不降价,这条线路肯定活不了,降价的话,可能还有一线生机。”钦州泰禾运输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黄钦城坦言,原来确实考虑过将钦州-北海的直达快班票价降至30元,但后来调研发现,若高于动车组,乘客基本不考虑搭乘快班,迫不得已才调至23元。

而造成这次“降价风波”的根源,是7月1日起大幅增加的动车组。往返钦州与北海之间的动车组,每天多达22车次,票价仅为26元,运行时间不足1小时;而直达快班则需要约两小时,若遭遇堵车,还无法准点抵达。此外,北海动车停靠的车站就在市区,而直达快班停靠的汽车站,则相对偏远。

一名普通班车司机则表示,汽车南站“说话不算数”。原来,调价以前,钦州至北海的快班票价是40元,普通班车则收30元,形成差异化竞争,各有各的客源。“原来我们协商过,快班降到30元,我们再降一点,维持适当的差价状态,大家都有饭吃。可现在快班突然降到23元,我们还怎么活啊?”

“堵住快班不给发车的,是运营普通班车的车主和司机。”汽车南站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“这些人觉得我们降价幅度太大,他们生意更难做了。”

黄钦城说,公司高层已经清醒地认识到,直达快班的“黄金时代”已经一去不返了,现在面临的是被市场淘汰的困境。尤其是普通班车,车型老旧,更新已不可能,就连“苟延残喘”的时间恐怕也不多了。“如今,要考虑的是这个行业、这些线路如何生存下去、如何转型,而不是怎么赚钱、赚多少钱的问题了”。

黄钦城介绍,自从半年前动车组开通后,钦州以直达快班为主的长途汽车客运客流量就持续下滑。据估算,今年3月,客流量减少1000多人,4月份减少了2000多人,到5月已经减少了3000多人。“换算成钱,每辆车一个月减少了3万多元,已经在亏本运营了”。据了解,除了去北海,钦州至南宁、柳州、桂林的直达快班,客流量均在急剧减少,原来跑柳州、桂林的还有四五辆车,如今只剩下一辆了。

但直达快班降至23元后,谁还愿意搭乘走走停停、随时上下客人的普班车出行?

年初黄先生去北海时,快班票价还要40元。“降价这么多啊!”他心里惊喜了片刻,可售票人员的话,却给他浇了盆冷水:有人挡住不让发车,北海去不了啦。

长期以来形成的经营模式,让普班司机更愿意出站后“捡客”,而搭乘普班车的乘客也熟知这一“潜规则”,双方心照不宣。

6月30日上午10时多,钦州市民黄先生要去北海办事。他来到汽车南站,一眼便看到门前拉着一条横幅:钦州至北海快班票价仅需23元。

据了解,钦州南站往返北海的直达快班有6辆车,每天最多发24个班次;普通班车有14辆车,班次与直达快班相当。根据物价部门的指导价,钦州至北海最高限价46元,汽车南站平时按40元执行。“只要不突破指导价,我们企业有自主定价权,可以根据市场行情进行适当调整。”一名工作人员称,这次快班降价,尽管幅度前所未有,但并未违反任何法律法规。“降价幅度确实是直达快班有史以来最大的,但不这样降,根本没人来搭你的车,我们也活不了”。

一名普通班车车主告诉记者,他们均是承包经营的私营车主,车站卖票时,会按规定收取10%的劳务费,而到了站外,他们可将这部分钱让给乘客。“若乘客在车站外面搭车,最多只要25元,有时20元我们也收”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probalilocalt.cn广东省中山市口瓜科技有限公司 - www.probalilocalt.cn版权所有